紫砂学院

  • 及时、准确、可读、全面,紫砂资讯第一平台
紫砂之家 >> 紫砂学院 >> 初识紫砂 >> 学院详情

“时壶”2018最新统计!明代墓葬出土的时大彬款紫砂壶已有10件

时间:2018-09-11 来源:紫砂之家

  “壶艺正宗”时大彬是继供春之后,晚明最负盛名的一代紫砂制壶名匠,他的作品朴雅坚致,蔚为大观,后人称为“时壶”。

  回顾晚明以降紫砂文化的历史,时大彬及其壶艺作品是紫砂研究无法绕开的话题。据晚明史料记载,时大彬的制壶技艺闻名遐迩,对自己所制茗壶的品质要求颇高,稍有瑕疵,辄俱毁之。

  因此,时大彬制作的紫砂壶在当时古董鉴赏家眼中,不仅“标大雅之遗”,而且因其价格甚高和真伪难辨成为当时吴中地区文人公子与缙绅阶层竞相追捧的“时尚”之物。

  自晚明始,直至民国初年,时大彬的托款紫砂壶在古董市场上从未断绝过。清早期诗人陈维崧(陈贞慧之子)就作有“时壶市纵有人卖,往往赝物非其真”的诗句。康熙三十八年(1699)写作《桃花扇》的清代戏曲家孔尚任亦云:

  宜兴时大彬瓷壶,予有三执。其极大者,闵义行赠,口柄肥美,体肤稍粗,似初年所制。底有刻款:“戊午年日时大彬制”,“时”字与“日”字连,可疑也。

  时至今日,由于赝品的充斥和详细史料的缺失,国内各大博物馆、文管机构以及民间藏家所庋藏的明代时壶传器都处于真伪难辨的境地。除非有两种情况出现:时大彬本人墓葬被发现;明墓中出土时壶有确凿的考古证据证明出自时大彬本人之手。否则,学界对明墓出土时壶进行的鉴定仍然停留在可能性层面,只不过这种可能性会随着外围研究的深入而出现孰高孰低的变化而已。

  截至目前,明代墓葬出土的时大彬款紫砂壶已有十件:

  (一)江苏扬州博物馆藏1968年扬州江都县丁沟乡红飞村郑王庄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曹氏墓出土的“大彬”款六方壶;

  (二)江苏无锡市锡山区文广局藏1984年无锡县甘露乡彩桥村东萧塘坟明崇祯二年(1629)华师伊夫妇墓出土的“大彬”款三足柿蒂纹盖圆壶;

  (三)江苏无锡东林书院藏该院泮池出土“戍午年日时大彬制”款残器;

  (四)福建漳浦县博物馆藏1987年漳州漳浦县盘陀乡庙埔村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卢维祯夫妇墓出土的“大彬”款鼎足盖圆壶;

  (五)陕西延安市宝塔区文体事业局藏1987年延安宝塔区柳林乡王家沟明崇祯十五年(1642)杨如桂墓出土的“吟竹养浩然大彬”款腰圆式提梁壶;

  (六)山西晋城博物馆藏1987年晋城泽州县大阳镇陡坡村明崇祯五年(1632)张光奎墓出土的“丁未夏日时大彬制”款圆壶;

  (七)四川绵阳博物馆藏1986年绵阳涪城区红星街房屋公司基建工地明代窖藏出土的“大彬仿古”款莲子壶;

  (八)四川三台博物馆藏1972年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印刷厂基建工地明末窖藏出土的“万历甲辰大彬制”款长方壶残器;

  (九)广西柳州博物馆藏(传)明代出土的“大彬”款菊花饰瓜棱形紫砂壶;

  (十)无锡市文化遗产和考古研究所藏2018年毗邻鸿山遗址的明清平民墓葬中出土的“时大彬于眄柯阁制”款时大彬壶。

  “时壶”精品难得,存世量少,从这10把我们就足以窥得时大彬作品的神韵斐然,时大彬是典型的“以作品说话”的一代紫砂名匠。


TAG关键词: 编辑:嘉禾

精品推荐 更多>>

合作伙伴:中国紫砂协会 江苏省陶瓷行业协会 宜兴紫砂壶艺术研究所
艺术顾问:顾绍培 吕尧臣 毛国强 季益顺 徐汉棠 吕俊杰 李昌鸿 徐秀棠 潘持平 程辉 徐安碧
法律支持: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

官方微信号
官方手机站
小程序